辽宁心悦棋牌鞍山麻将|微乐鞍山麻将下载免费

宜高記憶——物理篇(下)

當時的教學盛行由“教育革命”派生出來的“請進來走出去”的開門辦學的方法。“請進來”就是請工人師傅、貧下中農到學校上課做報告,“走出去”則是走出校門到工廠、農村去學習、實踐。

“請進來”這個環節中,那些請校外人員來做的帶政治性質之類的報告現在已印象全無,而印象最深的倒是一位可稱得上是“觀天能人”的老農的報告,他的報告里介紹了許多天氣預報的土辦法,還帶來了多張天氣預報知識的圖片,掛在校園里供大家觀看。他在報告中談到的有關中長期天氣預報的一出“絕活”,更是令人大呼神奇。他經過長期觀察,得到一個重要的發現:烏龜下蛋的地方,當年洪水的最高位必定低于此地點,換句話說,在烏龜下蛋地點以上的建筑物,必定能免除當年的洪水災害。在離宜高不遠的青鳥山下,當時有一座橫跨龍江河的鐵索橋,這是出于國防施工需要而由部隊建造的。這位老農觀察到當年烏龜下蛋的地點高于鐵索橋,預測鐵索橋有被洪水沖垮的危險。于是老農找到有關部門,提出了他的預告,希望能采取措施,但有關部門置之不理。果然到了1970年7月初,一場特大洪水來襲宜山,鐵索橋由于未提前拆除而被沖毀。洪水過后,被沖毀的鐵索橋再也沒有重建。由于這座鐵索橋當時是宜山縣內第一座橫跨龍江的橋梁,橋被沖垮后,確實給過江汽車帶來很大的不便。當初如果重視老農的預告,提前拆除鐵索橋的橋板,洪水經過時并不會造成損失;洪水過后將橋板重新鋪設上去,鐵索橋又可以使用了。

與學習有關的“走出去”的活動則有多次。按理說,學習“工業基礎知識”這門課就更應該“走出去”了。我的記憶,第一次走出去的時間是在1970年元月份,也就是第一個學期臨近期末的時間。此次去時間最長,地點是懷遠三廠(懷遠電廠、懷遠糖廠、宜山氮肥廠)及葉茂廣西第一機床廠。

走出去的第一站是在 “三廠”。所有這些“走出去”的開門辦學活動,都是學生自己背著行李走十幾公里或二三十公里路去的,與現在學校的實習活動動輒坐車,無車不成行相比,反差實在太大了。此次我們去三廠,走了22公里的路程到了懷遠電廠后,在一間會議室里人挨人打地鋪住宿下來。

我們在三廠的開門辦學,首先是參觀懷遠電廠,由電廠的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了電廠的建立過程。這個電廠是50年代由匈牙利援建的,當時與蘇聯東歐那些社會主義國家還是友好時期,匈方提供的這些設備技術先進,制作精良,我甚至在廠食堂看到一臺電動機的銘牌都是外文的。

懷遠電廠屬于火力發電廠,以煤的燃燒加熱水,使其變成蒸汽沖擊汽輪機,再帶動發電機產生電流。火力發電廠的運行,主要由四大關鍵部件組成,即鍋爐、汽輪機、凝汽器、發電機。電廠的車間基本上按這四大關鍵部件為主干劃分車間,有鍋爐、汽機、電氣、燃料等車間,其中那個鍋爐車間的燃燒爐的爐膛是一個可移動的鏈式爐膛,方便加煤及除灰,工作效率大為提高,因而使我感到新奇,印象深刻。我們逐個車間參觀,一趟走下來,感到頗有收獲。

實際上宜山還有一個地處慶遠鎮附近園村的火電廠,一個縣有兩座火電廠,還有幾個水電廠,在河池地區獨此一份,也說明了宜山的工業及經濟在河池地區應當占據首位。

之后是參觀懷遠糖廠。懷遠糖廠于1965年1月建立。宜山是甘蔗產區,建有這樣一個糖廠是很適宜的。我們參觀了從甘蔗到白糖的全部生產過程,這個過程完全是機械化的。我還首次了解到“榨季”的概念。糖廠的榨季一般是11月到次年3月,榨季以后停機檢修設備,因此糖廠的工人分為固定工和季節工兩種。

至于宜山氮肥廠,我們此次開門辦學去參觀了嗎?我的印象是沒有,總之我對宜山氮肥廠的印象十分模糊。好在我們這一屆有多位同學曾在宜山氮肥廠工作,可以作一個證。

三廠的開門辦學活動結束后,我們來到了地處葉茂的廣西第一機床廠。廠里派了一個工程技術人員來給我們講課,介紹了廣西第一機床廠的發展歷程,以及機床生產的知識。

廣西第一機床廠最初是由柳州機械廠分出部分設備到田陽縣建廠,然后輾轉來到宜山葉茂重建,為什么要從田陽搬遷到宜山,沒有解釋。廣西第一機床廠當時也算是宜山境內最大的工廠,我們參觀了鑄工車間、鍛工車間、機加工車間、熱處理車間等。參觀到熱處理車間時,一位姓鄭的技術員過來作了介紹,帶隊老師(不是徐老師)和這位技術員攀談了起來。

本以為和這位技術員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沒想到日后卻居然還有見面機會,只不過這個機會令人十分意外且極其特殊。

1970年初,全國發動了一場“一打三反”運動。大約是在4月的某一天,宜高拉隊伍參加縣里的“一打三反”批斗大會,各單位先是集中在縣體育場開總動員會,然后自行到分會場開本單位的批斗會。宜高的分會場在宜山糧食局倉庫旁,批斗對象是學校的會計陳翼翔,而宜高的分會場旁邊就是機床廠的分會場,7排的馬永利同學認出了旁邊機床廠的批斗對象就是那位熱處理車間的技術員!這真是個令人感嘆的年代,從革命同志到階級敵人的身份轉換只需瞬間,使人膽寒!

在機床廠開門辦學期間,還有趣事一件:記得當時天氣十分寒冷,加上年輕人飯量總是不夠,故時時感到又冷又餓,于是在某日某時,覃繼寶、胡文建和另一位同學等三人在通鋪上玩耍打鬧時,忽然同時發現席子上有一分錢,胡文建同學身手敏捷,搶先把錢抓到手中,覃繼寶同學仗著個子高大有力,硬生生地把這分錢從胡文建手中奪了過來,之后和另一位同學到廠小賣部,用這一分錢買了一粒糖,然后用牙齒咬斷成兩半,一人分一半吃掉了。

對于這樣一個“走出去”的開門辦學形式,同學們還是有收獲的,只不過很多地方和物理課程不搭界,主要是因為這次“走出去”的活動,參觀的成分占比較大。當然,開門辦學也有到工廠聽課、學習的——“三機一泵”中的柴油機、拖拉機的課程就是在宜山縣農機一廠上的。

此次開門辦學時間應該是在第二學期,給我們上課的是一位工人師傅,內容是柴油機、拖拉機的構造及運行。由于幾乎沒有理論方面的內容,因而課上得簡淺易懂,有一種令人別開生面的感覺,大家收獲了不少柴油機、拖拉機方面的知識。

柴油機、拖拉機的學習結束后,接著就是實習環節了。學校請了宜山機耕隊的一臺拖拉機來到足球場,準備安排各排輪流搞實踐教學。大家得到消息后都翹首以盼,等待上車實習的時機到來。大概是與生俱來的喜歡運動機械的天性使然,男同學尤其興奮及期待。但真正到上車實習時卻有些失望:上得車來,師傅只簡單交待幾句,就開車了,繞著足球場轉圈。師傅站在駕駛位旁,同學想把圈轉大一點,師傅立即就把方向盤板了過來;繞足球場轉夠了兩圈,師傅就下指令停車換人了,同學們大呼不過癮。而這次實習還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事故:在旁圍觀學生開拖拉機的語文教研室張老師,一時來了興致,也要學開拖拉機,但不知是由于技術不過關還是在關鍵時刻處理不夠冷靜的原因,拖拉機竟然沖進了足球場旁邊的水溝里,張老師也跌進了水溝里面,車頭受損嚴重,還好,沒有傷著人,真是萬幸啊。

前面說的是“三機一泵”中的“兩機”(柴油機、拖拉機)的學習及開門辦學的情況。關于“三機一泵”中的電動機及水泵,據我的記憶,其理論課都是由徐老師來上的。其中講述三相交流電動機工作原理的那一次課我至今仍有印象。電動機是利用通電導線在磁場中受力作用的原理制成的。我從讀小學的時候就對直流電動機有些了解,以為工業上用的電動機構造和小型直流電動機一樣,只不過是用兩相交流電而已。其實那是錯誤的,工業上用的主要是三相交流電動機,兩相交流電動機也有使用但很少。三相交流電動機與我了解的小型直流電動機在工作原理以及構造上差別也很大,直流電動機的定子是永久磁鐵,轉子是通電線圈;我之前也看過拆開的工業用電動機,看見定子繞有線圈,轉子沒有線圈,以我之前對直流小型電動機的知識,我感到不解,轉子沒有線圈,怎么受力轉動啊?

徐老師上課講解了這個問題。他先引入三相交流電的知識,然后講解三相交流電如何由于電流的相位差而在定子線圈中產生旋轉磁場,這個旋轉磁場的磁力線切割轉子中的鋁條產生感應電流,由通電導線在磁場(就是旋轉磁場)中受力作用的關系,使得轉子轉動,電動機由此輸出動力。

三相交流電如何在定子線圈中產生旋轉磁場是一個教學難點,盡管徐老師十分耐心細致地講解,但無奈同學們基礎太差,理解能力也差,仍是無法聽懂。我也聽不懂,但雖然對產生旋轉磁場的過程不理解,旋轉磁場的效果我卻記住了,我把旋轉磁場想象成有一根磁鐵繞著定子表面在跑圈。我認為這是我們學習物理最難的一課,或許因為其難,因此將近50年過去,我還有印象。

徐老師講完電動機及水泵的理論知識后,接下來是開門辦學的環節了。這次開門辦學的地點在哪里呢?這是一個離學校近得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就在學校門口那個車渡碼頭旁的抽水船上。宜高校園里有一條水渠直通到附近的村莊,是為灌溉用水而建的。它的供水源頭就是這條抽水船。我們開門辦學來到船上時,看見有一臺電動機、一臺水泵已拆開,可能是為了迎接我們而特意這樣做的,也可能是正好碰上檢修期間吧。徐老師和抽水船上的操作工攀談了起來,原來這位操作工也是宜高畢業的。這次開門辦學其實就類似一次參觀。

上我們物理課的還有一位劉老師,劉老師說的是帶北方口音的普通話,同學們又有些不習慣了。劉老師其實也挺有學問的,很有一點學者風度,只不過上課的方式與徐老師有所不同,上課時理論問題講得較多舉例較少演示也少。同學們聽慣了徐老師的課,因而對劉老師的課一下子有些難適應。劉老師上的是電學里的電工部分,課時不多,其中有一個教學安排是安裝日光燈實驗課,實驗課的上課地點就在閱覽室。實驗用的日光燈器材共有4套,但7排有49位同學,器材肯定不夠,劉老師采取的辦法是:先教會4個同學,然后由這4個同學教會另4個同學,然后再換4個同學來學習……,于是用了一個下午全排的同學都學會了安裝日光燈

這個安裝日光燈的實驗很有實用價值,高中畢業后,我幾次安裝日光燈都是使用從這個實驗學來的方法。線路圖一直也記到現在,上圖就是憑記憶隨手畫出來的線路圖,正確與否我很自信,未去找資料核對,只不過啟輝器及鎮流器都已更新換代了。

現在再來回顧這個實驗,有幾個疑問:這個實驗用的日光燈器材很新,像是剛買來的,號稱實驗器材齊備的宜高為什么要為這一次實驗重新購置器材?這是一個很普通的電工實驗,以前的學生都應當做過類似的實驗,為什么不用原來的器材?這個實驗為什么不在實驗大樓做,而在閱覽室做?尤為重要的是,據我的記憶,這個實驗是我們兩年物理課中的唯一一次實驗課,力學、分子物理學、電磁學等實驗都沒有做,這種狀況很不正常。以我多年從事物理教學的經歷,深知實驗課在物理教學中的重要性。物理是以實驗為基礎的學科,實驗教學是最為重要的部分之一,它是提高學生動手能力和實踐能力的重要手段,能夠幫助學生更好地理解所學的理論知識,并將其應用到實踐中,對于提高物理教學質量有著關鍵的作用。現行的高中物理實驗共有16個,實驗課的課時約占整個物理課總課時的1/3強。從文革前和文革后學校物理教學計劃制訂的情況來看,如果沒有安排實驗課,那就是嚴重的失職行為了,是要作為工作事故被追究責任的。我們兩年物理課只安排了一次電工實驗課,而且是在閱覽室,其他的實驗課竟然沒有安排!以徐老師對教學工作的嚴謹、負責的態度來看,是決不會省略這一重要的教學環節的。針對以上種種疑問,我思考得出的結果是:沒有安排實驗課,那是來自學校層面的決定,責任不在教師,之所以學校層面決定不安排實驗課,極有可能是當時不具備開設實驗課的條件。

開設實驗課的條件包括師資、器材及場地,三者缺一不可。師資問題,現在的中學物理實驗課都有專職的實驗教師,但如果沒有,理論課的老師短時期兼任也可行。器材及場地的問題就大了。從66年5月文革爆發到我們進校前幾個月,是文革最瘋狂最混亂的時期,武斗及打砸搶燒事件頻繁發生,國家財產遭受巨量損失,宜高當然在劫難逃。實驗大樓當時就是武斗據點,樓內的實驗設備、儀器或被砸毀或被用作武斗兇器或被盜竊,已是在所難免了。此外,在我們進校前,實驗大樓由于國防施工的需要,有部隊進駐使用。因此,由于器材及場地的原因,至少是絕大部分實驗課的開設條件已不具備,加之文革時期各種規章制度受到沖擊、破壞,不開實驗課也不會有誰來追究責任的,所以我們的絕大部分物理實驗課就取消了。如果偶爾開一次實驗課,那就要找場地買器材了,這就是我們的日光燈安裝實驗課安排在閱覽室,實驗器材都是新買的原因了。文革對學校教學工作的負面影響由此可作為一例。

7排物理課的最后一部分內容是無線電,以學習晶體管收音機的原理及裝配為主。徐老師在課堂上首先介紹了三極管、二極管、電容器、電感線圈、電阻等電子元件的構造與作用,介紹了線圈耦合接收電路、三極管放大電路、檢波電路、推挽功放電路等,這些都是晶體管收音機的主要組成電路,然后徐老師再介紹完整的再生來復式半導體四管收音機線路圖。多年之后,我有了自己的半導體收音機,是超外差式的,那個線路圖中有幾個部分我第一眼看過去就懂了,這都是來自宜高物理課的學習成果,由徐老師教給我的。

徐老師上完理論課后,接著宣布一個重大的利好消息:給每人發一套半導體收音機零件,由同學們自己組裝一臺收音機。同學們歡欣鼓舞。半導體收音機是那個年代最時尚最具科技感的個人消費電器,一臺上海產“紅燈牌”七管半導體收音機的價格和“鳳凰”、“永久”牌自行車差不多,許多人夢寐以求擁有一臺半導體收音機,而現在我們能自己實際組裝一臺半導體收音機,算得上是一個十分“高、大、上”的行為了。零件拿完成到手后,大家興趣十足,對照收音機線路圖,立即開始組裝。沒有專門的組裝場地,就在宿舍和教室組裝。但女同學方面似乎顯得興趣不大,好像只是當作一種任務來完成。

組裝好的收音機交到徐老師手中,由徐老師加上電池后檢測、調試,直至能收到電臺。我的收音機裝好后也交到了徐老師那里,算是交得比較晚的了,在我之前交上去的,已有部分調試成功了,當時臨近畢業,許多事情要做,我的收音機調試結果如何,再也無暇多顧。

其實懂行人都知道調試一臺收音機是一件極其麻煩費時的事情,尤其是新手組裝的收音機,焊接溫度過高燒壞零件、虛焊等毛病,糾正起來極其費事,有時幾天都不見得能調試好一臺收音機,不知道徐老師是如何去應付這幾十臺問題多多的新手組裝的收音機了。

物理課學習結束了,如何評價我們這一屆學生的物理課程學習效果?我認為,和數學課程一樣,無論是按文革前或文革后訂立的高中課程標準,我們的物理課程學習完全不合格。不客氣地說,我們這一屆學生是建國以來物理課程學習效果最糟糕的一屆:幾乎是零基礎的學習起點,以“三機一泵”替代物理知識體系用于教學,學制縮短為2年以及過多的勞動及社會活動大大地壓縮了教學時間,錯誤的“教育革命”方針違反高中教育規律帶來種種不良后果,實驗課的缺失嚴重影響教學質量……雖然有徐老師等人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精湛的教學方法,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大環境、小環境都如此不堪,就算是迸發洪荒之力也難以改變了。

如果給你的只有木頭,如何造得出摩天大樓?

文革后期,高中物理教學有所改觀,文革前的知識體系有所恢復,因此可以說我們這一屆的學習效果甚至不如文革后期的學生。但即使如此,文革后期的物理課程教學離文革前的課程標準仍遠不可及。時光蹉跎,前路茫茫,令人悵然概嘆,何時云開霧散?

金秋十月,神州劇變,浩劫歲月自此絕塵,中華民族再出發。

1977年高考,經歷漫漫嚴冬的中國教育迎來的第一聲春雷,千萬青年放飛夢想的時刻!

投身考前復習以圖一搏的我,自感才疏學淺,又時間緊迫,考生海眾,在經歷了諸多的困頓與迷茫之后,亟需有人指點,此時我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徐老師。我幾次登門求教,徐老師都耐心細致地輔導我,并告訴我復習及考試應注意的問題,其中涉獵了理科各科目;尤其是他主動借給我一套現行的《物理》、《化學》課本,這真是太重要了,如果我按照《工業基礎知識》、《農業基礎知識》來復習的話,落第鐵定無疑!

然而高考之后我與徐老師再也沒有機會見上一面!寒暑假幾番拜訪無果之后,卻聽到了一個令我倍感不舍的消息:徐老師調回四川重慶工作了,地址不詳。恩師從此關山遠隔,音信杳無。

2007年,年輪來到恢復高考30周年。我思緒萬千,投稿《南國早報》紀念專欄。文章回顧了我的高考經歷,當然少不了著墨于徐老師,文中有徐老師的原工作單位以及他調動的城市名稱,還有希望與徐老師重聚的話語。我心里有個小算盤:若文章能發表,希望有人告訴我關于徐老師的信息,我期待有再會恩師的那一天。

圖 發表在2007年11月5日的《南國早報》

紀念恢復高考30周年的文章

文章發表了,編輯卻把我希望與徐老師重聚的話語刪掉,大概認為此舉有蹭“尋人廣告”之嫌吧。我希望以文章發表來獲取徐老師信息的目的也沒有達到。我至今仍在等待,祈禱上蒼能給我一次機會。

徐老師,想念你,深深地感謝你!正是緣于你的幫助,我才能在低于1%的本科錄取比率中拼殺出來,由此世間少了一名燒爐工,高校多了一位學子。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PR7MvVkaz1icBsian3h9qc645Wq3AiaGYcVlibjAF8w8xYfywBAZH7G4SRHSXLr97d1GIbiblhdG9VZZbd4VPtuuia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辽宁心悦棋牌鞍山麻将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 哪个棋牌游戏好打些 时时彩五星三码不定位计划 湖南幸运赛车有哪些玩法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加坡二分彩开奖号码 七乐彩走势图体坛网 组选183前后关系 澳门三分彩开奖记录 组选奖号401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