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心悦棋牌鞍山麻将|微乐鞍山麻将下载免费

【167】云南蟲谷地形險要,遍布不知名的毒蟲和致命的毒瘴,獻王墓選址于從來沒有盜墓賊可以靠近

點 擊 上 面 的 藍 色 字 體 “歸零亂世奇談,再 點 擊“關注”,這 樣 您 就 可 以 每 天 免 費 收 到 小 說 了。每 周 一 到 五 每 天 18 點 半 準 時 推 送 。感 謝 訂 閱  ,覺 得 我 們 還 不 錯 請 把 我 介 紹 給 你 的 朋 友 們。                                                             

絕蟲谷(四)

  我忘了飯食,直接跑向了村口,希望無名還在。   可終究還是晚了,是的,晚了整整三個時辰。   趕到井邊的時候,周圍一片寂靜,半個人影都沒有,“天啊,我居然失約了,失的還是陰差的約。”   “你知道就好,”心灰意冷之時,一道黑影突然出現,掐住我的脖子,就把我往井邊推,身下的井水映著月光,寒氣逼人,“所以就算我現在殺了你,之后把你帶走,你應該也沒有任何怨言吧?”   無名怒視著我,眼神中的殺意不是假的,她似乎真的要取我性命,“我不是故意的,我剛剛為了救人,被村里人一直關在屋子里,剛剛過了子時才放我出來,一出來我就拼命的趕,真的,你相信我。”   “我不管是何原因,你居然敢失約于我,依然百死不足。”   “我有線索,重要的線索,”脖子被掐的說不出話,我知道她根本不論原因,只講后果,于是用最后的線索為條件,爭取讓她消氣。   “線索?什么線索?”   “手,手......”   聞言,她松開掐住我的手,將我重重的摔在地上,“快說,如果真的有用,我或許會饒你死罪。”   “咳咳,”我慢慢爬了起來,沒想到剛剛才被放出來,卻又要討好這尊煞神,“村子里的怪病全出自林子里的邪祟,這邪祟身著紅衣,面相丑陋,據村民所說,應該是長了一張毒蟲的臉。”   “毒蟲的臉?”   “對,它先是變化成女子模樣,引誘男人,之后咬住脖頸,將蟲卵射入其中,男子返回村子之后,如果沒有及時隔離,這蟲卵就會被傳染給身邊的人。”   “蟲卵為黑色蠕蟲,在人的體內會生存三天,第一天反應平常,只是身體偶然不適,第二天情況略重,到了第三天,蟲卵成長為蠕蟲,在體內肆虐,膨脹,最后破體而出,人則是救不活了。”   無名安靜下來,“還有什么?”   “這幼蟲應該也是陰邪之物,黑狗血足以克制,因此我才能救回兩人,一個名為露佛子,一個名為美思子。”   “好吧,這次就不追究了,如果明晚你還敢失約,我定不饒你。”   “放心,明天就算是死了畫作邪祟,我也一定會來的,”無名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對了,你今天有沒有查到什么事情?”   無名搖搖頭,“分開之后,我去了上次遇襲的那個山谷,里面的毒蟲毒物已經死絕,而且也找不到傷我的那只邪祟,暫時報不了仇,之后我反回了林子,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到了酉時,我便來了這里,卻不見你的身影,更可氣的是這一等居然讓我等了三個時辰,你真是好本事。”   “呵呵,對不住,真的對不住。”   “你走吧,我接著去找,記得,明晚酉時。”   “放心,這次我一定會準時赴約,不不,我會提前半個時辰赴約。”   無名轉身揚起一道黑色沙塵,轉眼就消失在迷茫夜色。   我松了口氣,她剛剛是真的想殺了我啊,這么一看,蕭夫人對我簡直太好了。   癱軟的回到了露佛子的家,好在他一直在等消息,沒有睡去,我只敲了兩下門,他便將門打開,“郎中,怎么樣,人救了嗎?”   我點點頭,“救了,我去的時候只有一個活人,正是你口中的美思子。”   “太好了,太好了,”露佛子松了口氣,“謝謝,太感謝你了,大師。”   “嗯,沒事,我有些累了,需要休息。”   “快快進屋,我娘已經給你收拾好了床褥,不過有些簡陋,希望您能將就一下。”   “多謝,”還什么將就不將就,現在只要給我一張床,我就能睡死過去。   果然,累了一天,趴在床上沒多久,我就失去了意識,昏睡過去。   一夜無夢,當我再度清醒的時候,早已日上三竿,雖和我平時的作息不同,但昨天畢竟太累了。   打了個哈欠,覺得肚子有些餓了,甚是懷念婦人的冷面,起身之后,聽見屋外十分的吵。   我便慢慢的走了過去,“大娘,怎么了,這么吵。”   見我出來,堵在門前的村民一擁而上,將我堵在門外。   “郎中,幫我看看有沒有生病,我這幾天也覺得不是很舒服,就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身體里爬。”   “你后來的去后面排隊,郎中先給我看看吧,我前些天和死去的朗瑪依接觸過,我感覺我一定也得病了。”   “郎中,請你先看看我的孩子,他還這么小,不能有事啊。”   一時間,村民們七嘴八舌的說個不停,我只感覺腦袋快要炸了,“等等,等等,你們慢慢來,先讓我起來。”   我被壓在地上,這姿勢太過煎熬。   站起來之后,一旁的露佛子走了過來,他的身體幾乎完全恢復了,“郎中,我們村子人不多,也就兩百多人,希望你能給他們檢查一下,至于診費你大可放心,性命攸關的事情,我們絕不含糊。”   我點點頭,“行,各位村民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們看的,只是我現在太餓了,你們先回去,過了午時再來,到時候我一一給你們看,行嗎?”   “餓了,郎中,我這有剛出爐的洋芋滋粑,味道特別好,你吃吃看。”   “我這有上好的青稞麥酒,還請小師傅笑納。”   “到了我們羌族,當然是試試看我們這的哈爾巴了,味道絕對好。”   一時間有些受寵若驚,看著他們遞過來的東西,我只好一一接過,“那好吧,我一邊吃飯,一邊給你們診脈,大家伙先把隊排起來,放心,我能瞧的過來。”   “好,好,好!”   村民們排成一字,我一口吃著滋粑,一邊幫他們搭脈,他們幾乎都是被嚇到了,本身身體沒什么毛病,有幾個有些其他病癥,我也一并瞧了。   陸陸續續看了大半,這時卻走過來一個帶著頭飾的姑娘,她看起來也就二十左右,可這頭飾不是成家之后的女人佩戴的嗎?   仔細一想,二十歲成家似乎也差不多了,畢竟我和夢兒結親也就十八歲。   “你哪里不舒服啊?”   “郎中小師傅,我全身都不舒服。”   “嗯?”她聲音嬌酥,我一時犯了一身雞皮疙瘩,“渾身不舒服?”   “嗯,尤其是這胸口啊,漲的厲害,悶死了,”女人指著胸口,我下意識的低下頭。   露佛子站在旁邊,“桂瑪,你在說什么?”   “怎么了,你不是喜歡美思子嗎?為什么也這么色瞇瞇的盯著我,都看得我不好意思了,”她的神情動作,像極了青樓里的那些姑娘,只是此時,她的模樣卻更加夸張。   我趕緊握住她的手腕,她的脈象和其他村民不同,震點太多,氣息紊亂,甚至......忽強忽弱,這完全不是人的氣息,淡淡問了句,“你是誰?”   “沒想到小師傅這么大膽,一遍握著我的手,一遍問我的名字,”女人笑得柔媚,“剛才露佛子不是說了嗎,我叫桂瑪,怎么小師傅愿意幫我瞧胸口的病了嗎?”   “我沒有問這具身體的名字,我問的是你是誰?”   忌諱陽光,舉止怪異,脈象不順,接陰通陽,她這是被附身了。   “你在說什么,”女子慌忙的縮回手,我卻死死的拽著,“你干什么,快放開。”   “先回答我的問題。”   “大家伙快來看看,這個外來的郎中非禮黃花大閨女啊,大家快來看。”   一句非禮引來了眾人視線,我慌忙間松開手,趁她沒有防備之時,打落她的頭飾,“這頭飾是婚后女子所戴,你這黃花大閨女為什么連村子的禮儀都不知道。”   “啊啊啊~~”女子躺在地上,整張臉被陽光覆蓋,痛苦的大聲嚎叫,一張秀白的面孔中,突然扯出一只巨大的黑影。   這一幕可嚇壞了村民,尤其是露佛子,他倚在門柱上,“這......這就是那林子里的毒蟲,當時就是它咬了我,害我染了病。”   “就是它?”這黑影看似可怖,卻是放在陰暗處,更是如此,此刻在烈陽之下,它面目扭曲,剩下的只有痛苦。   “怪物啊,真的有怪物啊,”村民們四散而去,那些還未瞧病的也向著山下奔逃,一時間,整個路道上,就只剩下我和那倒地的女子。   露佛子一家關上門,從門縫間偷偷的看著。   “你不是普通的郎中,”女人開口,聲音卻粗獷無比,正是邪物的聲音。   “的確,我不是個合格的郎中。”   “可你怎么能治療毒蟲詛咒?”   “詛咒?那難怪了,我的確不太會治病,詛咒之類的東西才是我最擅長的,”說完,我走到她身邊,拿起頭飾,“現在輪到我問了,你是誰,為什么要附在這姑娘身上?”   “他是我未過門的媳婦,我想附當然就附了。”   “既然這樣,我也留你不得,”拿出黑狗血,上面的鎮邪之力,嚇得它急忙退后。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東西,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酆都歸零,專門驅趕邪物的招魂人。”   “招魂?沒聽過啊,”他急了,連忙跪下,“師傅,你聽我說,這個鎮上的人都是混賬,他們全是一群毫無人性的惡人,根本不值得你救,不值得啊。”   “嗯?這話是什么意思?”   “就是......”   來不及說話,我只感覺身后一股巨力,將我的手瞬間按了下去,那一抹黑狗血直接按在了他的身上,又是幾聲痛苦的嚎叫,黑影散去,又恢復了女孩柔美的面孔,一時不查,昏了過去。   我詫異的看著身旁的露佛子,就是他按著我的手,化去了眼前的邪祟,只是我還沒有從他口中聽到我想要的東西。   “你干什么?”   “郎中,剛才嚇死我了,這是什么東西,是人是鬼?”   露佛子直接轉移話題,拒絕正面回答我的問題,看來這男人說的沒錯,露佛子這么急著毀滅證據,整個山村看起來也絕沒有這么簡單,其中一定隱藏著什么。   可我此時畢竟只有一人,萬不能和他們撕破臉皮,“這東西非人非鬼,這姑娘也是被感染了,不過她的癥狀較輕,才是你看到的那副模樣,再等個兩天的話,她也沒得救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桂瑪也被感染了,難怪舉止這么詭異。”   露佛子松了口氣,他眼神飄忽,肯定察覺到了什么,此刻卻沒有明說,而我也知道,村中的日子恐怕無法長久,一旦被我知道了其中秘密,怕是也離死不遠了。   “今天的病就看到這里吧,桂瑪很快就能好起來,你送她回去吧,我想先休息一會兒。”   “好,您辛苦了,”露佛子過去扶起桂瑪,向著山下走去,我則返回屋中,收拾東西。   可當我打開黑檀木的時候,卻發現里面的黑狗血少了幾包,肯定是被人拿去,至于這人是露佛子,大娘,還是她的兩個兒子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黑狗血只有我這歸心一脈的招魂人才能使用,就算被他們拿去也和尋常狗血無異。   可這也能證明,村子里,或者說就在這個屋子里,已經有人對我產生了懷疑。   “小師傅,忙了天,餓了吧,大娘給你做了冷面,吃一點吧,”大娘這時斷了一碗冷面,走了進來。   “沒事,剛剛村民給的東西太多了,我吃了不少,這會兒還不餓,”說著我拿起滋粑又咬了一口,“大娘,你們村里的滋粑味道是真不錯。”   “也好,那你先休息會吧,晚上大娘給你做頓好的。”   “嗯,多謝大娘。”   此地不宜久留,東西也不能亂吃,這些村民送的東西應該沒什么問題,我收起來當做干糧,想著晚飯之前,一定要偷偷溜走。   現在時間還早,睡一會也沒關系。   鼻尖透著幽香,我的頭又變得昏昏沉沉,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申時。   渾身沒什么力氣,我下了床,走兩步都異常困難。   可我心里很明白,今天絕不能失約,否則真的會被無名殺死。   于是忍著劇痛,我趁著夜色,拿著東西便朝著村口走去,只要在酉時趕到那里,我肯定就安全了。   想到這里,我加快了腳步,接近村口的時候,我在井邊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正是那冷面鬼差,“無......”   只是還來不及呼喊她的性命,身后便襲來一棍,我眼前一黑,再也沒有知覺。

歡迎大家參與第二次活動,分享點贊、截圖回復發給我們喲~

具體點擊看此詳情 歸零亂世奇談 有獎閱讀活動 第二期!8月19-8月23日

有機會獲得騰訊視頻月卡一張。

愛你們喲~么么噠~

看的不過癮?可以繼續閱讀

【164】“五毒刑”是古代最為陰毒的刑罰,是將犯人丟入爬滿了五毒蟲子的池子,任由毒蟲叮咬,幾乎沒有犯人能活著出來……

【165】千萬不要回看7月15的午夜電視節目重播,否則你身邊就會不斷有靈異事件發生

【166】為何古代埃及人崇尚圣甲蟲?原來這種小蟲嗜肉,可能讓靠近的人瞬間化為一灘血水…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xmQnhvSomxzibZBCibzN9alsAiaBpJcEibVj9PEtHDDTTs94lqw0GzpngSceiaOoLuYdDDHlt5bATove03icEbzI0c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辽宁心悦棋牌鞍山麻将 325棋牌官方正式版下载 北京赛车前五怎么买 青海11选5查询 永利棋牌捕鱼 浙江11选5怎么破解版 腾讯分分彩计划 辽宁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谁玩彩票11选5任7赚钱了 2010年南京彩票大奖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