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心悦棋牌鞍山麻将|微乐鞍山麻将下载免费

賭徒(258)-氣質荷官

    一晚上章文這些人就根本沒有睡。搓麻將倒是剛過十二點就停了。莫心蘭,商悅和劉佳蓉都上樓睡覺去了,除了劉佳蓉輸了點,莫心蘭和商悅都贏了不少,不過劉佳蓉也沒有壓力,都是老顧墊付的。

    接著,上半夜章文推薦了一場阿森納的主場,讓球半,1.9的賠率。除了朱志元下紸2萬,剩下的人都下紸1萬,結果3:0皆大歡喜,后半夜,老顧卻吵著還要打一場,大家也都趁著興頭上都想在打一場,于是章文又推薦了一場,但是這回大家都很自覺地減少了投紸量,只有上一場的一半,因為最近大家總結出來的經驗是:章文的推薦兩場比賽里有可能輸一場,三場比賽里必定要輸一場。這樣的話,無論輸贏,今天是肯定贏錢了。只有老顧因為麻將上輸了好幾千,有些不甘心,在下半夜這場比賽的投紸上還是1萬。    比賽結束,果然和大伙的經驗吻合,第二場比賽輸了,所有人都無所謂,不過就是少贏了點,只有老顧郁悶的很,本來跟著大家的思路根本不會輸錢,這回好,所有人里就他一個人輸錢。老顧吵著還要下紸,胖子給他看了看比賽的時間,剩下的比賽都要到晚上十點左右才開始,老顧沒轍了,再說這時已經看到老白推著車開始開張做生意了。    老白心里也是很緊張的,更多的是怕被人認出來,所以老白還特意戴了個口罩,把流動的煎餅果子車停在了章文斜對面的車站旁邊,離開章文的茶葉店也就三十多米的樣子。有些手足無措的等著第一筆生意上門。還不時的朝章文這里看看,這幫貨說好今天要來捧場的,要不老白怎么專挑這個地方開張呢?當然也猜到他們昨晚上在睹球。

    吳玫六點多鐘也趕到了章文的店里,這時正透過窗口看著老白做生意呢。也許是星期天的緣故,或是時間太早了點,現在路上沒什么人,老白東張西望的半天也沒有一筆生意。    “我說咱們也看了一晚上的球了,也正好該吃早飯了,怎么樣?今天都吃煎餅果子吧!也算是幫老白開張捧場!”章文問大家。    “那是沒問題!但是光自己吃一個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咱們定個規矩,自己吃一個,還得幫著推銷掉一個,才可以從老白那邊回來。怎么樣?”老余這會倒是提出了個辦法。    “草!那還不簡單,我吃兩個不就行了!”胖子一點也沒當回事,是呀,這歡豬本來就一個不夠吃的。    “那不行,得推銷掉一個,要是你自己吃掉的話的翻倍,就是說你得吃掉三個才算完成任務。”老余趕緊補充說道。    “那就三個唄!”胖子滿不在乎的說道,老余明顯的低估了這歡豬的飯量。

    說完胖子第一個走出去,來到老白跟前,伸出三根手指:“老白,給我來三個!”    “哎!好唻!”老白挺高興,到底開張了。    胖子就是胖子,這飯量可是貨真價實的,三個煎餅果子,沒幾分鐘全下肚了,老白做的速度還趕不上他吃的速度。也巧了,胖子剛吃完,就看見巧妹騎著三輪車到菜場去,巧妹可比胖子勤快多了,家里的盒飯店現在她是最主要的勞動力。    “咦?你怎么在這?”巧妹看到胖子正把最后一個煎餅果子拼命的朝嘴里塞。    “嗯,嗯……哎呦,差點噎死我!老婆!我不是幫這老白開張。來捧場嗎?”胖子伸著脖子說道。    “白老師?你帶個口罩我都認不出了!那給我也來兩個。”巧妹才認出旁邊的老白,接著就要了兩個煎餅果子,她的飯量認真起來可不比胖子小多少。    “兩個?靠,你就不能少吃點?”胖子很不滿的說道,這老婆什么都好,就是太壯太能吃了,已經完全超過了她的前輩邢春花了。

    “我每天干那么多活,吃一個哪夠啊?”巧妹很不樂意的白了胖子一眼。    胖子不敢再說了,人家巧妹確實在家里干的最多……    “看到沒?我可是超額完成任務了!”胖子回到店里對著眾人很得意的說。    “那該我們去了,我們兩個人,吃兩個,推銷掉兩個,對吧?”章文帶著莫心蘭也開始行動了。這會莫心蘭,商悅和劉佳蓉也都醒了,來到了樓下。    章文和莫心蘭在老白的攤位前等了一會,還真沒有什么人來,這倒是有點讓章文發愁了,自己又沒有胖子那飯量,這可怎么辦?莫心蘭倒是無所謂的依著章文,最好一直沒生意才好呢!    “老白,先做兩個,我們倆先吃起來,還真有點餓了。”章文對老白說道。

    這時,車站這里來了兩個學生,也就是初中生吧,和欣兒差不多的年紀,一男一女的倆學生穿著校服,背著書包,旁若無人的摟抱在一起,等著公交車,估計是去補習或者補課的。看人家這小小兩口這親熱勁,章文和莫心蘭都覺得汗顏,自己這年紀的時候哪敢這么親熱啊?這是初中生嗎?莫心蘭也看的傻了,不由得狠狠地掐著章文,章文也傻了,這真是世風日下啊!    “咱們也買個煎餅果子吧,我有點餓了!”女同學發著嗲說道。    “算了吧,等會車來了趕不上就麻煩了,今天星期天,半個小時才一趟車。”男同學咽了咽口水說道。    “哎,同學,我這兩個剛做好的,你們先拿去吃吧,我們不急,再等會。”章文聽了馬上接口說道。    “真的?謝謝大叔!”    女同學的道謝讓章文很郁悶,大叔?有這么老嗎?兩個學生歡天喜地的付了錢拿著煎餅果子吃了起來,還是相互喂著吃!還真的就馬上來車了……

    “看什么呢?羨慕啊?要不要我也喂給你吃?”莫心蘭看到章文還在看著那一對小情侶,不解的問道。    “真是羨慕啊!他們可比我們那會膽子大多了!”章文感慨的說道。    “嗯!我們那時候真是傻!但是現在這也太開放了,也挺難接受的……”    老白又做了兩個煎餅果子,章文和莫心蘭一人捧著一個邊吃邊回到了店里:“看到了啊!我們倆啊可是完成任務了。”    朱志元最方便,正好他的駕駛員打電話來,朱志元抄起電話:“小朱,我在茶葉店,你來接我吧,順便先買兩個煎餅果子。就在茶葉店對面,記著啊,一定要到那買。”    一轉眼人家朱老大的任務也完成了。    老余也坐不住了,等到朱志元的駕駛員買完,他也跑出去了,老余更干脆,純粹以量取勝,一下子買了8個:“我正好要去我老婆那,文具店里又好幾個員工呢,正好一人一個,我老婆兩個。”老余樂呵呵的走了,一晚上贏了1萬多,這會正急著想到老婆那邀功呢。

    看著人家都完成任務了,老顧撇了撇嘴,也走出了茶葉店,到了老白跟前,先給自己來一個,正好餓著呢。老顧吃完了自己的那一個,等了半天也沒一個人來,這讓老顧有些想不通了,都七點多鐘了,這些人都不吃早飯啊?    老顧圍著老白轉了好幾圈,和老白一塊抽掉兩根煙了,愣是一個人也沒有,老顧這時有些抓狂了,忽然看到旁邊飲食店里出來了三個小混混,都是滿頭的黃綠色的頭發,戴著耳環,剛吃完早飯,打著飽嗝走過來了。    “你!就你們三個,過來!”老顧用手指著三個小混混。看著眼熟名但是叫不出名。    “顧叔!您叫我們?”三個小混混可是認識老顧。鎮上排名第一的棺材店老板。兇名很盛啊!    “嗯!早飯吃過了?”老顧問道。    “剛吃完。”小混混畢恭畢敬的回答。    “剛吃完?……那行,再來點餐后點心,老白,給他們一人一個煎餅果子。”老顧愣了愣,然后對老白說道。    “顧叔,我們剛吃完,吃不下了!”小混混有點發懵的說道。

    “少廢話,吃不了?兜著走!實在不想吃的話,哼!就到我店里面幫忙哭喪去,正缺人呢!”老顧很不耐煩的說道。    “啊?那吃了就不用去了?”三個小混混嚇了一跳。    “對!自己挑吧,趕緊的,我還忙著呢!”    “額,我們還是兜著走吧!”三個小混混搞不懂老顧這是鬧哪樣?別看腦袋上五顏六色的,看到老顧還真害怕,這老貨可是鎮上的一霸,還是買個煎餅果子太平點……    “好了,拿去!付錢!……還找什么找?多的錢明天再來吃一頓就行了!”    “呃!聽您的,顧叔!”    老顧氣夯夯的回道店里:“我也完成了哦!”    “不對呀!老顧,你剛完成了自己的,劉佳蓉還沒吃早飯呢?你這就很不地道了!”胖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額,我怎么把佳蓉給忘了?”老顧一拍腦門。    這時吳玫看到老白手那又沒什么人了,忍不住也跑出門,來到老白的跟前,商悅算計著時間差不多了,也跟著吳玫一起出來了。

    這時,老白的攤位上有了個生意,可是老白手腳太慢,再加上有點緊張,愣是給煎的焦了,人家客戶不樂意了,不要了。吳玫看著老白手忙腳亂的樣子,看著都著急:“真是的!你讓開,把圍裙給我!”    吳玫索性自己親自上陣了,攤面,打蛋,抹勻,加料……別看老白練了幾天,還是比不上吳玫的動作流暢,一氣呵成。一樣是做煎餅,吳玫做起來就顯得輕松隨意,舉手投足之間顯示出一種勞動美,看著就舒服,沒一會功夫,攤位前居然開始排隊了……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 · · · · ·

? 賭徒(230)-氣質荷官

? 賭徒(240)-氣質荷官

? 賭徒(239)-氣質荷官

? 賭徒(235)-氣質荷官

   點“閱讀原文”看更多精彩內容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xU0dibGuCnPYx2rx6rPfXz0UrdB3vcDC2yic2eewhs5USeJBtEsyqYRicUhDyCJ1GbFxWEkwRhiaXjsMr3Tks1gSg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辽宁心悦棋牌鞍山麻将 全民娱乐捕鱼下载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结果 广州11选5财富计划在线 淘宝快3历史开奖 打字赚钱的软件是哪个 打麻将老输怎么办 欢乐捕鱼大战内测版 福彩3d高手群微信 然猫看点 赚钱 在线北京pk10官网开奖